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雪落关山

第2874章 阶级

雪落关山 晨四郎 6097 2021-04-08 05:16

  石正峰和慕容部的贵族们风卷残云,吃光了烤鹿肉,贵族们肚子里有了食物,便开始天南海北聊了起来,聊的都是吃喝玩乐这些事情,侃侃而谈,头头是道。

  石正峰看着这些贵族,觉得这些贵族就是一群寄生虫,身上散发出一股陈腐的气息。

  华夏大陆历来如此,底层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累死累活,只能勉强糊口,老百姓的劳动所得大部分都要拿出去,供养那些血统“高贵”的贵族,让他们过着醉生梦死、锦衣玉食的生活。

  石正峰吃饱喝足了,看着贵族们的那些丑态,感觉很是别扭。

  石正峰对慕容霜低声说道:“我要出去方便一下。”

  “好吧,你去吧,”慕容霜说道。

  石正峰走出了宫殿,呼吸一口空气,感觉特别清新,神清气爽。

  石正峰左右张望一番,心想,自己趁着这个机会去找一找唐敏,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夜晚的寨城很是宁静,除了贵族们的生活区,大部分地方都是漆黑一片。石正峰在黑暗中摸索着,路过了军营,军营里士兵们正在吃饭。

  每个士兵手里都捧着一个木碗,木碗里装着浆糊似的东西,士兵伸手抓着这东西就往嘴里塞,吃得吧嗒吧嗒直响,好像很享受似的。

  石正峰在旁边看得直皱眉头,心想,这玩意儿看上去像猪食似的,能吃吗?

  士兵们吃得正香,突然发现石正峰站在那偷看他们,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木碗,杀气腾腾地跳了起来。

  石正峰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没有恶意,我只是路过这里。”

  士兵们看了看石正峰,认出了他是慕容霜身边的奴仆,收起了杀气,继续蹲在地上,捧着木碗,在那美滋滋地吃着饭。

  看着士兵们吃饭的样子,石正峰感到一阵心酸,这些士兵狰狞恐怖,犹如恶鬼,其实,仔细一想,他们也是人,有血有肉的人,是被人控制、改造才成了现在这副样子。

  贵族们在宫殿里喝酒吃肉,酒喝不完往地上倒,肉吃不完撇出去喂狗,而这些为贵族们卖命的士兵,只能蹲在这里吃猪食。

  石正峰发了点感慨,穿过军营继续往前走,前面是一座大院子,大院子的院墙很高,看不见里面的情况,只见大院子的两扇大门紧闭,门前还有士兵提着长矛,在那站岗巡逻。

  石正峰心想,唐敏很有可能就关在这里。

  石正峰悄悄地溜到了墙根下,翻身跳进了院子里,院子里建着一排排房屋,这些房屋横平竖直,很是规矩。

  石正峰走近了一看,这一排排房屋隔成了一个个小房间,小房间没有墙壁,只有栏杆,看上去像是饲养场的圈舍。

 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,这圈舍里关的不是动物,而是人,活生生的人。

  这些人全都赤身裸体,蓬头垢面,躺在草堆上呼呼大睡。石正峰悄悄地靠近,想看个仔细,惊动了这些人,这些人跳了起来,睁大了眼睛,诧异地看着石正峰。

  石正峰低声说道:“你们别害怕,我不是坏人,不会伤害你们的,你们为什么被关在了这里?”

  那些人歪着脑袋

  ,看着石正峰,好像没听懂石正峰的话似的。

  石正峰仔细一看,发现这些圈舍里关着的都是年轻男女,其中,每一间圈舍都是一个男人,好几个女人。

  他们可能是长期不穿衣服的缘故,无论男女就那么赤裸着,在石正峰的面前也没有什么羞赧的意思。

  石正峰见这些人不说话,又问道:“你们见没见到一个叫唐敏的姑娘?她是昨天被捉住的......”

  石正峰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男人就抓着栏杆,张着嘴巴,像野兽一样叫嚷起来。

  这个男人这么一叫,周围的男男女女都学着他的模样,在圈舍里大叫大嚷。

  “啊啊啊!......”

  寂静的夜晚一下子就闹了起来,石正峰没办法,转身想要逃跑,这时,几个士兵提着长矛冲了过来。

  石正峰使出了一记风雷掌,把这几个士兵掀翻在地,飞身而起,跳出了大院子。没想到,在院子外面有一大群士兵等着石正峰,他们纷纷举起了长矛,上前围住石正峰。

  石正峰攥紧了拳头,调动体内的真气,摆出了一副战斗的架势。士兵们龇牙咧嘴,密密麻麻聚在一起,准备冲上去,对石正峰采取人海战术。

  大战一触即发。

  突然,石正峰心想,唐敏还在慕容霆的手里,自己要是杀伤这些士兵、惹恼了慕容霆,唐敏就危险了。

  想到这里,石正峰松开了拳头,举起了双手,说道:“别误会,我是郡主的随从。”

  士兵们围住了石正峰,派人跑去通知慕容霜。慕容霜、慕容霆还有贵族们在宫殿里吃喝,听到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,都是心里一惊。

  慕容霆、慕容霜走出了宫殿,循声而去,有的贵族跟着慕容霆、慕容霜一起前去,有的贵族胆子小,吓得瑟瑟发抖,不敢去。

  慕容霜来到了大院子门口,见到了士兵们手持长矛,围住了石正峰,叫道:“把长矛都放下!”

  士兵们扭头看着慕容霆,他们只听从慕容霆一个人的命令。

  慕容霆说了一声:“放下,”士兵们这才放下了长矛。

  慕容霜问石正峰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石正峰说道:“我闲着无聊,溜达溜达,就到了这院子里,不知怎么了,院子里那些人看着我,突然就叫嚷起来,然后这些士兵就来了,就围住我了。”

  慕容霜回身看着慕容霆,说道:“哥,这是一场误会。”

  慕容霆阴沉着脸,说道:“霜儿,他是你的奴仆,你要好好管教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”慕容霜点了点头。

  “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,下不为例,”慕容霆说道。

  慕容霜吃饱了,带着石正峰回去,慕容霆和士兵们都散去了,慕容霜低声问石正峰,“你去那院子里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石正峰也不隐瞒,说道:“我要找我妹妹。”

  “你妹妹不在那里,”慕容霜说道。

  “那我妹妹在哪里?”石正峰质问慕容霜。

  慕容霜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放心,你妹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,没人会伤害她。”

  石正峰说道:“我已经成了你的奴仆了,你已经用草人控制住我了,何必还要为难我妹妹?你把她放了。”

  慕容霜停下脚步,看了看石正峰,从身上取出了草人,把草人递给了石正峰。石正峰看着那草人,愣住了。

  慕容霜说道:“你把这草人烧了,巫术就解除了,就没人再能控制你了。”

  石正峰诧异地看着慕容霜,没有接那草人。

  慕容霜说道:“谢谢你在树林里救了我,没有你,我现在已经被那鹿王顶死了,你自由了,明天我叫我哥放了你妹妹,你们俩走吧。”

  慕容霜突然要还给石正峰、唐敏自由,石正峰看着慕容霜,还有些内疚。

  石正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你冰冷对他,他加倍还你,你温暖对他,他也是加倍还你。

  慕容霜和石正峰就那么对视着,场面有些尴尬,石正峰打破沉默,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。”

  慕容霜笑道:“你谢我什么?你和你妹妹本来就是自由人。”

  慕容霜迈步向前走去,石正峰走在慕容霜的身边,问道:“刚才我在院子里见到的那些人是什么人?”

  “种人,”慕容霜轻飘飘地说出了两个字。

  石正峰很是惊讶,问道:“什么是种人?”

  慕容霜说道:“种人就是专门留着生育的人,种猪种羊种-马你都听说过吧?是一个道理。”

  石正峰万分震惊,停住了脚步。

  慕容霜扭头看着石正峰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石正峰说道:“你们把人像牲口一样养着?”

  慕容霜说道:“怎么了,这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  石正峰有些气愤,说道:“人和牲口是不一样的!”

  慕容霜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知道人和牲口不一样,人是分三六九等的,牲口用不着分三六九等。”

  石正峰说道:“人都是有尊严的,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,甚至是奴隶、囚犯,他们在尊严上都是平等的。”

  慕容霜看了看石正峰,说道:“你们华夏人不是最注重什么尊卑等级吗?刑不上士大夫,礼不下庶人,这话不就是你们华夏人说的吗?”

  石正峰说道:“华夏文明有精华也有糟粕,你说的那些是糟粕。”

  慕容霜说道:“几百年来,我们慕容部一直是这样生存的,事实证明,我们这么做是对的,在残酷的竞争中,我们慕容部存活下来了,还成为了鲜卑族最大最强的部落。”

  石正峰满心好奇,问道:“你们慕容部是怎么做的?”

  慕容霜说道:“我们慕容部把每个人的价值都发挥到了最大,我们慕容部的制度可以说是天下最好的制度,比你们华夏的制度要好出许多。”

  石正峰和慕容霜一路走着,一路聊着,慕容霜向石正峰讲起了慕容部的制度,石正峰听完之后,除了“震惊”,很难再找出什么恰当的词语,来形容自己的感受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